摘要:
1997年农历十月二十九,深秋的一个阴雨天,在鹿邑县城捡破烂的孙前法老汉拉着架子车往家里走,走到太清宫镇境内的一个桥头时,他听到一个微弱的啼哭声。顺着哭声找去,泥泞的路边,一堆破棉絮里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让孙前法心里一颤。孩子的脸只有拳头大小,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因为天气寒冷,孩子的脸色青紫。“天底下还有这么狠心的爹娘呀!”看看四周没一个人影,实在想不出更好办法的孙前法把孩子抱起来,一手抱着婴儿,一手拉着架子车回到了自己的家。孙前法把孩子搂在怀里用体温给孩子取暖。这时他才发现,这个女婴的脊椎尾部有一个鸡蛋大小的肿包。孙前法明白了,原来这个肿包就是罪魁祸首。既然这样,说明孩子的父母也不富裕,他想,权当自己做件好事,先帮孩子把病治好,然后再把孩子送还给她的父母。

天晴后,孙前法就带孩子到医院就诊,医生告诉他孩子太小了,不能做手术,要等到大一些才可以切除肿包。捡来的这个女婴可苦透了孙前法。为了照顾孩子,靠拾荒为生的他没法再出去捡破烂了。孩子太小,全靠奶粉来养活,一天要喝一袋奶粉,没多久,他手头上仅有的一点积蓄便花光了。于是,他先是借养活孩子的奶粉钱,接着借给孩子动手术的费用。

孩子三个月大时,孙前法拿着全是借来的一千多块钱,到医院给孩子做了肿瘤切除手术。孩子出院了,孙前法打听到了孩子的父母。可让孙前法始料不及的是,孩子的父母拒绝承认孩子是自己丢的。

无奈的孙前法做出了一个决定:把这个孩子当成亲孙女,无论如何也要把她养活大。他给孩子取了一个名字:金芝——在他眼里,谁也没这个孩子金贵。

此后,孙前法一手抱着小金芝,一手拉着架子车捡破烂。车上,冬天挂着暖瓶,夏天不离水杯。该吃饭时,他嚼从家里带来的干馍,给小金芝买热腾腾的包子、牛奶。下雨的日子,孙老汉把油布披在金芝身上,自己任雨水浇淋。

2004年年底,他们来到安徽亳州拾荒。有一次爷孙俩外出捡垃圾,小金芝和爷爷走散了。孙前法心急如焚,想尽各种办法寻找金芝。失魂落魄的他甚至找到几家戏班,请求他们在唱戏开始前先广播寻人启事。功夫不负有心人,过了十几天,孙前法终于打听到了小金芝的下落,将孩子领了回来。从此,他一会儿也不敢离开孩子,流动的板车成了小金芝温暖的家。


金芝 闫广君
1997年8月,河南省鹿邑县明道宫前,这时的金芝10个月大。


金芝 闫广君
2002年12月,明道宫前。


金芝 闫广君
2004年12月,安徽省亳州市郊区。


金芝 闫广君
2004年12月,安徽省亳州市郊区。


金芝 闫广君
2005年3月,安徽省亳州市郊区。


金芝 闫广君
2005年3月,安徽省亳州市郊区。


金芝 闫广君
2005年10月,河南省鹿邑县郑家集乡孙楼村家中。


金芝 闫广君
2006年3月,安徽省亳州市郊区出租房。


金芝 闫广君
2007年4月,安徽省亳州市郊区。


金芝 闫广君
2007年4月,安徽省亳州市郊区。


金芝 闫广君
2007年4月,河南省鹿邑县郑家集乡孙楼村。


金芝 闫广君
2010年10月,河南省鹿邑县郑家集乡孙楼村。邻居说,他们俩又离开了家乡,去外地捡破烂了。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