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有人评价闫广君的摄影作品:“关注底层,充满人文关怀精神。”他的网络签名这样写道:“无关时政,聚焦底层”。

这位老子故里、河南省鹿邑县的行政公务员,靠文笔成名,做过企业秘书、电台文字记者编辑、政府秘书,写作一度是他的本职工作。做电台编辑时,他用一年的稿费换回一台海鸥相机,开始涉猎摄影。无意插柳柳成荫,如今认识闫广君的人都知道他以图片见长,鲜有人了解他的文字功底了。去年一年,他发表了近二百篇有影响的摄影作品,大部分为关注社会弱势群体的主题。

从显影出来的第一副照片起,他作品的主角就定位于社会的最底层,他用自己最简单的机器拍摄自己身边最熟悉的风景。为了一个题材,他甚至一拍就是十年。          

1997年夏季,一天中午,他下班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位捡破烂的老人,他一手拉车,另一只臂膀里抱着一个婴儿,为了呵护孩子,老人拉车的姿势尤其生硬。闫广君跟着他们走了很远,直到老人停了下来。经过了解,得知老人叫孙前法,怀里的女婴是他从垃圾堆里拣回来的。拣回后他没把孩子当做破烂转手扔掉,而当成了自己手中的一块宝,并为孩子取名金芝,在他的眼里,没有谁比金芝更金贵了。孩子被遗弃的理由就是脊椎尾部有一个鸡蛋大小的水肿。老人倾尽所有为孩子动了手术后就把孩子带在身边,每天靠捡破烂换回孩子的奶粉。闫广君掏出随身携带的相机,从多角度记录下老人和孩子镜头。以后的几年时间里,闫广君定期拍摄孙老汉和不断成长的小金芝。连续八年,闫广君拍摄了三百多副照片。这些照片被媒体采用后,许多人给予他们无私的援助。在拍摄他们的过程中,闫广君为了追求照片的真实感,采取追随拍摄的办法,从早上他们出发,到晚上他们回家,一天时间步行六十多公里。2005年春天,当得知孙老汉和金芝辗转到三十公里外的安徽省亳州继续租房拾荒时,闫广君千方百计找到他们,又拍摄下老人和孩子在新环境下的生活状态。当他看到和金芝同龄的孩子都进了校园时,闫广君又和亳州电视台联系,策划拍摄了帮助金芝上学的专题。当闫广君拍摄八年的照片集中展示在电视荧屏上时,带来了强烈的震撼效果,引发了更多的人关注关心他们。

2005年8月,闫广君所在镇的一个村支书无意中透露一个信息:同村一个12岁的女孩母亲病故,父亲常年外出,自己跟随年迈的祖父母生活,因患慢性疾病无钱医治,长期卧床不起。在他们家,闫广君用手中的相机拍摄到了一组极具震撼力的镜头:破败飘摇的屋舍、一贫如洗的房间、老人苦楚无奈的愁容、孩子泪湿衣襟表情、以及床头曾经获得的奖状、床头翻皱的书本,闫广君自己先被震撼住了。接下来,这些照片随着文稿在《河南日报》上发表出来。没几天,《河南日报》的编辑受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先生的委托,送来了5000元的现金,作为孩子的治疗费用。之后,安阳的一位中学生汇来500元钱,鼓励李转战胜病魔。当地政府、计生、民政部门也给予了不同形式的援助。闫广君把李转的照片发到网上后,中国老子网、中华龙都网、人龙论坛等网站纷纷辟出救助李转的专栏,为孩子捐助的汇款和一份份沉甸甸的爱心纷沓而来。当李转的爷爷了解到闫广君的真实身份后,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那位爬在地上拍照片,渴了对着压水井猛灌的年轻人是本镇的一个副镇长。

闫广君很多的作品都是通过网络传播出去,他的一个网络发帖《谁能帮我们死去》曾经成为《大河网》论坛里的年度点击量最高的帖子,帖子的主人公是姓孟的两个无助的亲兄弟,哥俩20多年前相继患病,瘫痪在床,如今他们的肌肉、关节功能全部丧失,身体溃烂,生不如死,他们俩甚至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2005年底,闫广君报道他们的文图作品发出后,在网络上展开了救助孟氏兄弟的活动,网友纷纷捐款捐物,甚至有不少网友亲自来孟氏兄弟家看望,台湾商人也送来了爱心捐助。一时间该帖成了网络论坛的焦点,捐助活动持续半年之久,为孟氏兄弟解决了生活困难。因为网络上的轰动效应,《大河报》、《人民日报(华东版)》等传统媒体随后跟进,整版报道了闫广君采写的文图作品,再次掀起了捐助孟氏兄弟的高潮。

下到基层工作后,他开始默默着手于一项依然与摄影有关的事业。翻阅书报、检索网页,他发现一个很特殊的群体至今躲藏在众人的视角以外,那就是村干部。而闫广君所从事的工作恰恰就是和这些人打交道,和他们混在一起就是本职。拍摄他们对闫广君来说有得天独厚的条件,相机随手携带,拍摄伸手就来,自己人拍自己人,无论什么场合无论怎么拍摄,对他谁也不设防。村干部们没想到,于嬉笑游戏之间,成就了闫广君的一批影象佳作。摄影专题《村里的官儿》在网上发表后,引起圈里人的强烈反响。照片里有民房坍塌现场的村干部、有酒桌上吆五喝六的村干部,展示的有他们光彩照人的一面也有猥琐愚笨的一面。无论什么影象,都是以自然记录为前提,他们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抗拒和排斥。

闫广君说,他还要继续关注身边的人,永远以平视的角度去拍摄。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