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闪现在悲剧性纪实摄影中的人性美



——闫广君纪实摄影组照《在孤独的角落里寻找感动》读后感

岳献甫
 

        写下这个标题后,我的心情依然是沉甸甸的。我的情绪还没有从闫广君的纪实摄影组照《在孤独的角落里寻找感动》中走出来。那些极具震撼力的影像还在我的眼前晃动,而闪现在这一组悲剧性纪实摄影作品中的人性美,更是深深地触动着我的心灵。

       (一)

  闫广君用十年时间记录下的这些悲剧性影像,想必每一位有良知的人看时都会热泪盈眶。

  【艾滋病患者张理民】因为妻子产后输血,一家三口都患上艾滋病,妻子和女儿已经离开人世,只有他还活着。为了讨回个公道,他把医院告上了法庭。这个时候官司还没有头绪,他顶着风雪,在妻子的坟前嚎啕大哭。

  【可爱的傻哥哥】一个流浪街头的傻子帮助别人照顾三个被遗弃的残疾孩子,他为这些孩子讨饭、喂奶、洗尿布,用自己的力量保护三个残疾孩子。这个傻哥哥在一场风雪后病死在一个窝棚里。

  【离开人世前的李转和奶奶】可怜的李转一出生就失去母亲,接着被父亲遗弃,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上了学,又患上了尿毒症,虽然大家努力为她募集了一些资金,但最终李转还是饱受病痛折磨,离开人世

  ……

  2010年3月6日临近午夜的23时41分,闫广君的《在孤独的角落里寻找感动》这组作品先以《他们总让我热泪盈眶——我的十年纪实摄影路》为题,在河南省摄影家协会网周口频道首次推出,立即引起网友热议——“令人震憾,心灵的震撼!” 、“感人至深!从镜头里看到社会的最底层,以摄影人的职业敏感触摸着社会的脉搏!”、 “记忆的不但是照片,在楼主心里是情!”……

  2011年9月22日至9月24日,闫广君的《在孤独的角落里寻找感动》参加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受到好评。这是2005年以来我市摄影家参加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的第5组作品。

  (二)

  2010年12月12日,英国摄影师彼得·迪克西在上海举办“从悲剧探讨纪实摄影讲座”时,以西方文化为背景,从希腊悲剧切入,以当前国外纪实摄影师的作品为例证,探讨在纪实摄影中,影像的记录者和观者如何对待既成事实的悲剧。

  彼得·迪克西指出,借助镜头,通过影像媒介,我们有机会观看他人的痛苦,那些我们无法明白、无法想象的痛苦。但是,彼得·迪克西又引用了苏珊·桑塔格的一句名言:“照片创造了多少同情,就使多少同情萎缩”。

  彼得·迪克西借此说明,影像一方面向我们证实了悲剧的存在,而另一方面又在消蚀我们的感知能力。我们感知的新鲜性和道德的关切性,正被大量粗俗和惊世骇俗的影像逐渐淹没。如果不对影像进行思考,距离再近,我们也只是旁观者。彼得·迪克西的这个观点是很有针对性和阐发性的。

  悲剧是一个很好理解的名词,我们不必非要从古希腊戏剧中去寻找它的由来,现实生活中人们的苦难、不幸的遭遇都是悲剧。纪实摄影所记录的对象应该是包罗万象的,悲剧性题材亦是纪实摄影的题中应有之义。

  相当一个时期,悲剧性题材是中国摄影的禁区。时至今日,我们摄影人的悲剧意识,表现悲剧性题材的观念与方法,都与纪实摄影本体的要求相距甚远。人文关怀是对人的生存状况的关注,是摄影人应有的良知。一方面,由于这个问题过去被长期遮蔽起来,以至造成我们对悲剧性题材的漠视、忽视。另一方面,对于拍摄悲剧性题材纪实作品来说,摄影者是“在场”还是“旁观”,要面临道德底线的拷问。

  悲剧是一个美学范畴,从悲剧探讨纪实摄影是摄影审美的重要命题。相对于戏剧、文学来说,摄影比较年轻。过去,大家总是在戏剧、文学的范围内探讨悲剧。现在,摄影已经有足够的资格充当悲剧理论的发言人。把闫广君的《在孤独的角落里寻找感动》这组作品放在纪实摄影本体和艺术审美两个场域来探讨,都是非常有意义的。

  (三)

  摄影艺术的纪实性决定其悲剧形象的直观真实性。它所摄取的瞬间是悲剧发生发展过程中客观存在的直观性瞬间。因此,它比其他艺术形式更能直接引起心灵的震颤,它会一下子把人的审美心态导入“悲怆”的情感氛围之中。闫广君的《在孤独的角落里寻找感动》这组纪实摄影作品就有这样的震撼力。

  雪地里嚎啕大哭的张理民,病榻上的孟氏兄弟,傻哥哥呆滞的眼神,病床上李转无望的眼神,金枝和爷爷、冤狱归来的胥敬祥、辍学的武记雪、孤独的郑潇为……哪一帧影像都足以让我们潸然泪下。

  然而,我更注意到闫广君这组悲剧性题材纪实摄影作品体现出的人性美,这是《在孤独的角落里寻找感动》的主调,也是最见作者追求的亮点。闫广君以充分的人文关怀表明了自己的“在场”,他创造了同情,但是没有让同情萎缩。

  【看弟弟打球的韩珍】韩珍患小儿麻痹症,无法独立行走,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从5岁开始背着自己上学,一直背到高中毕业。韩渺被共青团中央和全国学联评为第三届中国中学生正泰品学奖优秀奖,并入选“中国好人榜”。

  我们看不到韩珍的面孔,不知她眼里是否含着热泪。我们也无法从一群打篮球的孩子中辨认出哪一位是韩珍的弟弟韩渺。但是,闫广君让我们从这张作品中已经感受到了血浓于水的姐弟亲情。

  【刻苦读书的宋粉】6岁瘫痪后,这个31岁的女孩已经多年没有走出过村子。她靠读书来排遣空虚,阅读量已达800多万字。她说,我不害怕死亡,只要多活一天,就会在阅读中寻找快乐。

  闫广君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女孩子直面人生的坚毅,她不仅在告诉我们如何对待苦难,也在提醒我们如何珍惜幸福。

  【专职“保姆”杨建国】为了照顾90岁高龄的奶奶和全身瘫痪的哥哥,杨建国放弃自己的生意,当起了专职保姆,他的事迹传遍了周围的十里八乡。

  百善孝为先。“孝”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闪耀着人性美的光芒。面对杨建国这样的孝子,我们肃然起敬。

  【半个世纪的兄弟情】69岁的杜明堂已经瘫痪了53年,为照顾他,75岁的大哥没有进城赶过集,73岁的大嫂没有回娘家吃过饭。53年,半个多世纪,哥嫂对杜明堂不弃不离。

  手足情,似海深。大美无言,大爱无疆。我们向这位老哥哥、老嫂子致敬!

  【回家看望爷爷奶奶的马淑凡】爸爸妈妈外出打工时遭遇车祸,双双遇难,爷爷摔断了腿,奶奶脑梗塞,5岁的马淑凡和2岁的妹妹马淑民分别寄养在亲戚家。星期天,懂事的马淑凡回家看望爷爷奶奶。

  多好的孩子!多么令人感动的场景!

  生活中的悲剧,其实蕴含着人性美的内涵。当摄影家的镜头表现悲剧化的场景时,能够捕捉到人性美的真谛,才会 “在孤独的角落里寻找感动”中感动自己也感动别人。闫广君做到了这一点。

  值得提及的是,闫广君的纪实摄影《在孤独的角落里寻找感动》参加今年的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是由著名摄影家鲍昆策展,与知名度很高的“四月风”摄影团队组团参展的,这证明闫广君的艺术表达得到了普遍认可。今年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的学术主题是“返回原点”,我们希望闫广君从纪实摄影的原点出发,再走十年摄影路,拍出更多更优秀更震撼人心的纪实摄影作品。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