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上班后开始玩相机,如今已经18年,翻看以前的照片,自己最大的感受就是,前八年照相,后十年才算得上摄影。

当县领导秘书的时候开始端起相机,拍摄的都是诸如领导视察、行业成就、模范人物之类的宣传照,现在翻出这些照片,它最大的价值仅仅记录了这些人年轻时的容颜,满足了我的名字变成报纸上铅字的虚荣。而这些照片于拍摄者本人、对于这个时代,几成废片。

到底什么样的摄影作品最有生命力,最有价值,我开始反思。当我的纪实摄影作品《杨大娘和她的精神病儿子》通过网络传播出去后,杨大娘一家的遭遇引发了一场爱心救助活动,很多网友伸出手来,为她们捐钱捐物。从此以后,我似乎领悟到摄影的真谛,于是我把自己的相机镜头对准在社会的角落、常人看不到的地方,把主人公定位在弱势群体系列。

此后,我坚持十年拍摄一个弃婴小金芝;用镜头讲述肉体腐烂在床上但依然倔强活了近30年的孟繁成、孟繁峰兄弟的故事;真实记录了尿毒症女孩李转生命中最后的时光……艾滋病患者张理民,收养弃婴的傻哥哥,对瘫痪儿子不弃不离的百岁老人许张氏,冤狱归来的胥敬祥,孝顺养女武记雪,经历丧子之痛后入道清修的怀宗明,快乐盲人张崇献,孤儿马淑凡、郑潇为,这些人物成了我近十年摄影的主角。在拍摄过程中,尽可能地长期记录、持久关注。

摄影作品只有传播才能实现其社会价值。通过在网络、报纸杂志上的发稿,把主人公的图片连同图片背后的故事讲述给受众,用影像感动他们。图像的传播使这些主人公得到政府、社会各界的关注、关心和帮助,十年时间,共为这些生活在底层的人带来了数十万的资金捐助。除此之外,图片的主人公、艾滋病患者张理民打赢了侵权官司,韩缈入选“中国好人榜”, 王灿云获“第二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杜明祥候选“第三届全国道德模范”,韩玲玲被评为“最美女大学生”,小金芝成为“ 2007年最感动中国的系列图片”的主角,另有10多位入选省市县“道德模范”。

我不知道自己的生命还有几个十年,但我确定相机已经成为我须臾不可离开的工具。有的人通过我的相机从角落里走到了公众视线下,但我的下一个聚焦点依然是公众视线之外的地方。

后来者回顾这个时代时,他们看到有光鲜的主流,同时还能看到悲苦的非主流,这样的视角才是完整的。就让自己蜗居在底层,拍摄到终老吧!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