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下图:艾滋病患者张理民。因为妻子产后输血,一家三口都患上艾滋病,妻子和女儿已经离开人世,只有他还活着。为了讨回个公道,他把医院告上了法庭。这个时候官司还没有头绪,他顶着风雪,在妻子的坟头嚎啕大哭。


下图:买不起种子的杨大娘。杨大娘和智障、多病的儿子相依为命。当秋种开始时,她家连买化肥、麦种的钱都没有。后来网友为她家凑来了买种子的钱,并为她们捐了一些衣物。



下图:金芝和爷爷。拾荒老汉孙前法捡垃圾的时候捡到了刚出生就被遗弃的小金芝,老汉在自己的架子车为孩子构筑了一个温暖的家。



下图:可爱的傻哥哥。一个流浪街头的傻子帮助别人照顾三个被遗弃的残疾孩子,他为这些孩子讨饭、喂奶、洗尿布,用自己的力量保护三个残疾孩子。这个傻哥哥在一场风雪后病死在一个窝棚里。



下图:连死去都成为奢望的孟氏兄弟。43岁的孟繁峰、45岁的孟繁成,快30年没有下床了,他们两个的身体和四肢已经僵硬、溃烂,皮肉混着血浓慢慢脱落,两个人的脚上都露出白森森的骨头。躺在同一间屋子里,他们弟兄两个交流最多的就是怎么样可以安静地死去。图为孟繁峰。


下图:时年94岁的许张氏。14年前,原本疯癫的儿子许全意瘫痪,长久地躺在了床上。许张氏一个人悉心照料瘫痪在床上的儿子,做饭、喂饭、喂药、洗澡、端便盆等都是自己动手去做。因为母亲的细心,许全意才得以有尊严地活着。



下图:看弟弟打球的韩珍。韩珍患小儿麻痹症,无法独立行走,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从5岁开始背着自己上学,一直背到高中毕业。韩渺被共青团中央和全国学联评为第三届中国中学生正泰品学奖优秀奖,并入选“中国好人榜”。



下图:离开人世前的李转和奶奶。可怜的李转一出生就失去母亲,接着被父亲遗弃,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上了学,又患上了尿毒症,虽然我们努力为她募集了一些资金,但最终李转还是饱受病痛折磨,离开人世。



下图:刻苦读书的宋粉。6岁瘫痪后,这个31岁的女孩已经多年没有走出过村子。她靠读书来排遣空虚,阅读量已达800多万字。她说,我不害怕死亡,只要多活一天,就会在阅读中寻找快乐。



下图:专职“保姆”杨建国。为了照顾90岁高龄的奶奶和全身瘫痪的哥哥,杨建国放弃自己的生意,当起了专职保姆,他的事迹传遍了周围的十里八乡。



下图:半个世纪的兄弟情。69岁的杜明堂(中)已经瘫痪了53年,为照顾他,75岁的大哥没有进城赶过集,73岁的大嫂没有回娘家吃过饭。53年,半个多世纪,哥嫂对杜明堂不弃不离。



下图:冤狱归来的胥敬祥(左)。1992年3月,在几乎没有任何有效证据的情况下被错捕、错判,含冤入狱13年,于2005年3月15日被无罪释放。胥敬祥案件成为2005年度轰动全国的“三大冤(错)案”之一。13年冤狱、4年半的打工流浪,胥敬祥终于等来了国家赔偿,他能够心安理得地面对乡亲了。



下图:一度为报答养父恩情而辍学的武记雪。刚出生被遗弃的雪窝里,被抱养后,她就有了个名字:武记雪。养父偏瘫后,为了尽孝,武记雪辍学了。武记雪的事迹被报道后,社会关爱纷沓而至,如今的武记雪的父亲被妥善安置,她也被资助读书。



下图:清修道士怀宗明。他上过中学,后来当过民办教师、赤脚医生,于1995年家庭遭遇重大变故,便拜师入道,成为道教全真龙门派的弟子。


下图:快乐盲人张崇献。张崇献70岁,他每天都到涡河边的渡口附近,听来往过河人的脚步声和树林里的蝉鸣,偶尔和别人斗斗嘴,他的生活简单而快乐。



下图:孤独的郑潇为。爸爸死了,妈妈走了,后来连教师的爷爷也死了,如今的郑潇为和70岁的奶奶以及精神失常的92岁的祖母相依为命,他们家的日子艰难困顿。



下图:回家看望爷爷奶奶的马淑凡。爸爸妈妈外出打工时遭遇车祸,双双遇难,爷爷栽断了腿,奶奶脑梗塞,5岁的马淑凡和2岁的妹妹马淑民分别寄养在亲戚家。星期天,懂事的马淑凡回家看望爷爷奶奶。




评论区
最新评论